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打麻将怎么才能赢:京都,那是川端康成邂逅东山魁夷的古都

日本通·2019-02-12 14:27:28·文化
6.3万阅读
摘要:他们对这城市的痴迷心情,是一种对于已经逝去以及正在逝去的物事的流连之情。

街机麻将 www.3v6q.com.cn 本文由“一览扶?!保ㄎ⑿藕牛簊jcff2016)授权日本通转载。

文丨丁小猫

1.

若是这个时节的京都,该往哪里去呢?

按照一种轨迹,应该是先从天龙寺或西方寺的庭园开始,两者都出自令古都人为傲的梦窗国师之手,园中都有精心营造的池水,初秋时节多雨,若是在细雨时分,就该在那池边久久站定,感受微暗世界泛起的连绵波澜。

京都,那是川端康成邂逅东山魁夷的古都

京都秋色

秋天既才开始,有漂亮的字眼,称之为“新秋”。便不觉得这个季节是苍老的,也有不输给春天的希望。

趁着还是新秋,就要去嵯峨野看小仓山的落日,余晖是如何把世界染成暗红色,接着从二尊院步行去落柿舍,经过杉树和竹林之间,秋虫鸣叫不绝于耳,从野野宫到大觉寺的一段要走得慢些,兴许就能沿着土墙看见一轮明月,终于将光辉洒在大泽池上。

一间名叫厌离庵的也在嵯峨野这一带,游客鲜少造访,因而在苔藓、碎石和茅屋构建的世界观中,又留出一个完全幽寂的宇宙。庭院里一株老枫还未到季节,但随风摇曳的白萩已完全是秋日风情,就请坐下来,喝一杯草庵主人刚煮的薄茶吧。

过些日子再去往郊外一些,于京都和奈良的交界处,长满了柿子树的深山里,有一间净琉璃寺,是古时的人们在田园风景中辟出的一方净土想象。

一休寺亦是秋游好去处,它正经是叫做酬恩寺的,因一休和尚在此度过晚年而得别名,小寺内有枯山水,有简单朴素的茶室庭院,是将归于尘土的临终心绪。

京都,那是川端康成邂逅东山魁夷的古都

 净琉璃寺的红叶

这之后该是京都红叶漫山的时节了,洛西的山里红得略早,以神护寺和高山寺为两大代表,傍晚坐在石水院的廊下,难免要想象一番秋月从山间升起的景象。

然后又须再去一次嵯峨野,落柿舍、二尊院、祇王寺和直指庵——尤其要去祇王寺,所说已经过了欣赏青苔的季节,此时却因为枯萎的苔藓上洒落片片红叶,另有一种荒芜之美。

洛东以东福寺的通天桥最为赏叶名胜,若是鹿之谷的法然院则要流连于杉林之下小巧的茅草山门,诗仙堂的山茶花开得比别处更急,赤山禅院的枫树红得令人心惊,而曼殊院里的白砂、苔藓、飞石、松树和红叶冲撞出最烈艳浓郁的秋意。大原之里不只是柿林和枫树有奇妙配色,连秋风亦有声音。

三千院以红叶散落时最为美,大德寺高桐院的庭院最有镇定人心之功效,若是在光悦寺冗长的茶席之后,便要按惯例悠然眺望片刻鹰之峰的红叶,归途依次经过金阁寺、龙安寺和仁和寺,慌张地看一眼,雾雨就要在傍晚降下。

眼看将入冬了,最后一个晴朗的日子就再一次越过花背峠,在明媚与阴翳之间急速变化的山间徒步,终点是大悲山峰定寺,夕阳以金光闪闪洒满了山谷,暮色渐暗,谷底升起星星点点的京都街市灯火。


2.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京都,在众生万象的古都意境之中,我看到一个尤为动人的:东山魁夷的《京洛四季》。

今年秋天,京都国立近代美术馆举办东山的生诞110周年展,我第一次得以在现场观看那些可爱的小画,上文便是他在秋天时描绘的片段。

若是在这个城市生活过四季,很难不觉得东山笔下那些风景似曾相识,可哪怕是再痴迷于京都的人,又都能在熟络的景象中看到一些新的细节,并不知道那是已经消失的世界又或只是凭空想象。

京都,那是川端康成邂逅东山魁夷的古都

“生诞110年 东山魁夷展”
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
2018.08.29~2018.10.08

不服别人,只服东山魁夷的京都控,川端康成是最大名鼎鼎的一个。追究起来,东山之所以画京都,最早便是来自川端的委托。

“如果现在不画的话,京都可就没有了。趁着京都弥留之际,请画下它吧!”

说这话的时候,是在1960年春天,正是川端康成在京都租房长住,以这城市为舞台创作《美丽与哀愁》和《古都》的一段日子。

在古风的家屋之上和街巷的道路尽头,总有环抱着古都的三方连绵群山,每次抵达京都之时看见这幕景象,川端便觉心中十分平静。而彼时京都的高楼洋房越来越多,他因为在京都街市中渐渐不能随处看见山而叹息,这才对东山发出邀请。东山却正忙于准备前往北欧的长途旅行,直至两年后旅行归来,才在给川端的一封回信中写道:“先生过去曾经说过:要画京都就趁现在。我正在想着要描绘京都风景系列呢?!?/p>

于是有了这一册《京洛四季》。

人们看到的是一年之中京都的景色变化,其实却是东山魁夷在这里的六年时间。

《京洛四季》出版已经是1968年,东山魁夷又拜托川端康成写序言,才是川端获得诺贝尔奖后不久,东山本来以为不可能了,后来却收到长长的信,是川端从京都的一间酒店寄来的,竟有三十页。

在那序言里,劈头便说自己因为东山的画特意去看了青莲院的巨楠,说京都正值红叶灿烂的世界,那棵苍古庄严的老树却还满溢着嫩叶的颜色,地上盘根错节的树根、叶片间洒下的细碎阳光,令人感动于老树散发出年轻的生命,那样鲜绿的生命正是东山魁夷的画色。

川端康成有多喜欢青莲院这棵树呢?

他甚至把它写进小说《古都》中:秋日里太吉郎邀请妻子和女儿去散步,千重子特意拜托父亲绕道去看看青莲院的楠木,三人无言站在树前眺望着,它的枝干以诡异的角度弯曲伸展着,又互相缠绕,散发出一种令人畏惧的力量。

“我年轻时候,也同朋友在那巨大的楠木下说了很多话呢。不过那些朋友都已经不在京都了?!?/em>

 “那一带每个地方都是令人留恋的啊?!?/em>

京都,那是川端康成邂逅东山魁夷的古都

青莲院门前的楠木

东山魁夷画青莲院的楠木,却是在盛夏,一年之中最绿意盎然的时候。

东山给那幅画取名为“经年的树”,盘根错节的画面,确实令人领会为什么川端康成感觉它拥有“令人畏惧的力量”。

而在画家东山魁夷看来,那漫溢生命力的枝,网状一般覆盖地面的根,恰是古都的厚重感,也是日本人的心性,“被称为千年古都的京都,在优雅与温柔背后,藏着更为强韧的东西?!?/p>

京都,那是川端康成邂逅东山魁夷的古都

《经年的树》,东山魁夷

即便是知己,川端康成和东山魁夷也从未同游过京都,甚至兴许从没在这城市碰过面,但无论川端小说中还是东山画作中,出现的却是几乎重合的同一个古都。

在圆山公园赏樱,是生活在川端小说《彩虹几度》和《古都》里的人们到了春天必须要做的事——那株穷尽春日豪华的枝垂樱,矗立于远山轮廓中一轮泛着月晕的圆月之下,仿佛把赏花人带入一个梦幻的世界,也是东山魁夷最出名的代表作之一。

东山自己也常常提及这幅夜樱,说初衷是想画一幅樱与月相遇的场景,也还真的挑了一个满月夜特意前往,那天是四月十四日。径直去了圆山公园,?;?,天气晴朗,安下心来跑去大原写生,回过神来已经是傍晚,在暮色中急匆匆往京都街市折返,到了下贺茂一带,已经看到东山和比叡山之间升起硕大一轮明月。

“这下完了,”东山心想,“月亮升得再高一些,就错过花月相遇的最佳距离了?!?/p>

万幸的是,到了圆山公园,亮才刚刚升起,悬挂于樱树之上?!按丝袒ㄕ鐾旁?,月也正凝视着花”,也是在这个瞬间,灯笼的灯光和人群的嘈杂也都全部散去,留下一个只有月和花的清明天地。

京都,那是川端康成邂逅东山魁夷的古都

《京洛四季》中的圆山公园夜樱

若是看过这幅夜樱,就能明白东山魁夷笔下的京都是怎么回事。如他自己所说——

“在画作里描绘花上的月亮并不是什么难事,但那却是我自己真切身处其中的一个场景。自然是有生命的,瞬息万变的,观看自然的我们也每天不停变化着。在从生成到衰败的这个过程中相遇的瞬间,就会生出一期一会的感动。虽说这是我画画的一贯主题,但是在圆山公园的那个瞬间,比以往任何时候的感动更加强烈?!?/em>

“这就是所谓的‘邂逅’吧。?;ǖ氖⒕叭绱硕淘?,和满月相会更是难上加难。满月不过一夜而已。若是那个晚上积起云层或是下起雨来,就见不到月亮了。有了这样的景象,我们又必须在那里。如果花朵永远绽放,圆月每晚浮现于天空,我们也永恒地存在于世间,那这样的邂逅也不会再带来任何感动了吧?能从心底深处感受到花的美,是一种与同为这地上的短暂存在邂逅的喜悦,在无意识中对彼此生命泛起怜爱之情。不只是我一个人,这是多数日本人的共通感受?!?/em>


3.

在东山魁夷的画里,有一个逝去的京都。

我偏爱他另一幅叫做“岁末”的画,也是《京洛四季》的收尾之作。大晦日的夜晚,松软的鹅毛大雪落在低矮连续的京町家屋顶上,那是一个如同熟睡一般的无声世界,上无天空,下无人影,只有从屋子里漏出来的微弱光亮,透过格子窗洒下灯影,令人能够想象家族团聚在被炉之前的场景,想到夜再深些,四周的寺院就会传来除夜的钟声,是一年之中的最后一天,有些什么已经结束,什么又将开始。

圆山公园的?;乱故墙袢盏木┒既阅芸吹降姆缇?,但这副安静祥和又令人莫名感觉到暖意的街市却是真的不复存在了。

后来读到东山魁夷的访谈,说这幅画创作在京都系列更早之前,那年他在京都跨年,听了除夜的钟声,画中是他从河原町的大仓饭店里俯视的街景,彼时御池通的尽头的鸭川上还没有架起大桥,处处是瓦片屋顶的京町家。而如今古都的四角高楼果真如同川端康成所说的那样越来越多,观光客终年吵闹嘈杂着。

京都,那是川端康成邂逅东山魁夷的古都

《岁末》,东山魁夷

川端康成的《古都》也是在一个下着霏霏小雪的寒冷清晨结束的:“在千重子的前发上飘落了少许细雪,很快就消融了。整个街市也还在沉睡着?!彼灯鹄?,川端康成在谈及这部小说的创作时说过:写这个结局的那天,报纸上说京都下雪了。

京都人喜好“花见”和“月见”,有仪式感,又有专门的地方去。唯独“雪见”这件事,只是各自默默地进行于日常景象之中。这大约跟京都湿冷的冬天有关系,人们无法在酷寒中举行大规模的户外活动,窝在温暖的家中看雪,只能成为难忘的生活风景。

日常风景的细微变化,若非亲自生活于其中不易察觉,后来我便明白了,东山魁夷和川端康成的通感之处,在于两人虽是旅人,却又都在这城市暂住过,他们对这城市的痴迷心情,是一种对于已经逝去以及正在逝去的物事的流连之情。

京都,那是川端康成邂逅东山魁夷的古都

京都雪景


4.

东山魁夷笔下的京都,有的已经不在了,有的还在变幻中,但不算永恒,时刻随着四季的交替微妙地更迭着。像是京都人这样与自然亲近,能够敏感地察觉到不同季节里美的优雅纤细的变迁,是东京人和大阪人都很难体会的感性情绪。

“这是无论去多少次京都都能感觉到的事情,就算观光化到那样的程度,这个城市也果然是日本人心灵的故乡,根源正是与自然和季节之间的密切关系吧?!倍娇乃?。

1973年再版的一册豪华限定版《古都》,那时川端康成已经自杀了,东山魁夷绘制了包装,图案是两人都很喜爱的光悦垣。

东山说:“要慎重地献到川端先生的灵前?!?/p>

京都的春夏秋冬和风花雪月,都浓缩在东山魁夷的画作之中了,那也许就也是川端康成所谓的日本的美丽与哀愁,是他在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感言中所感慨的:“以‘雪、月、花’几个字来表现四季时令变化的美,在日本这是包含着山川草木,宇宙万物,大自然的一切,以至人的感情的美,是有其传统的?!?/p>

东山魁夷只是京都的旅人:“虽然在京都有很多熟人,但我悄悄地独自漫游京都。只有作为自由和孤独的旅人,自然和风物才能够直接进入我的内心?!?/p>

川端康成也只是京都的旅人,但“美的感动,强烈地诱发出对人的怀念之情”。

在京都,旅人会涌起奇妙的乡愁之情:所谓乡愁,并不是祈愿与远离的事物再会的心情,而是对于已经逝去的再也无法相会的事物的一种思慕之心。


【作者简介】丁小猫,旅日作者,啃日剧日影为生。现居京都,不定期流窜于岛国各处。

本文为作者原创稿,原题为《那是川端康成邂逅东山魁夷的京都》,文中图片均由作者本人拍摄。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丁小猫 授权 日本通 发表,并经日本通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日本通)及本页链接。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 高清:C罗帽子戏法科斯塔梅开二度 葡萄牙3 2019-03-20
  • “海论十年 精彩无限”海峡论坛十年故事汇在厦门举行 2019-03-19
  • 领克02:锁好车门,总想回头多看你一眼 2019-03-18
  • 锐参考 明天,金正恩和特朗普将在狮城掰手腕 !半岛和平能否开好头 2019-03-18
  • 穗青少年三棋锦标赛下月举行 2019-03-17
  • 日喀则市转变发展方式 构建现代农业 2019-03-15
  • 总而言之,要把足球运动从一种生存方式转变成高级需求!才能把投身足球运动的人从追逐金钱的庸俗之路引导到追求光荣与梦想的正途上! 2019-03-15
  • 融入长三角一体化新进程 昆山按下快进键 2019-03-14
  • 中央纪委通报11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 2019-03-14
  • 秒杀售罄!习酒狗年生肖酒遭遇疯抢生肖 狗年 2019-03-12
  • 【见证西安】NO.9西安首届农民节,记录西安农村新生活! 2019-03-08
  • 穗青少年三棋锦标赛下月举行 2019-03-08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3-07
  • 回复@tdeqs:剥削跟所有制没有必然关系!你用自有的生产资料独自(自主劳动自负盈亏)或与他人联合(共同决策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生产,跟剥削有啥关系? 2019-03-07
  • 延不延迟退休应取决于这个岗位是否后继有人,如果后继者正排着队等待入职,就不能延迟,如果某岗位后继乏人,才需延迟。尤其“用税者岗位”是有限的社会资源,新生 2019-03-03
  • 365| 1| 319| 797| 241| 772| 876| 136| 253| 174|